首页 >> 租房资讯

雷血战神第46章穿越天网第一层

2020-08-07 来源:泰州租房网

雷血战神 第46章 穿越天第一层

雷动望着屁股下已经裂开的佛台,那个心急如焚啊,也不管那毗坦真经是盗版还是正版了,照着那东西便开始念。

“毗坦原出莽天界,杀生三亿方称佛,若拜毗坦座下者,必守八念不惘参。

“一、头发乃是天地生,不可随便来剃割,任它漫卷三千丈,我发我狂我自得。

“二、世界有女便有男,不可将欲来断绝,和尚也是天人道,必需任他天人事……”

雷动念着念着,额头上那个汗啦,刷刷地就往外冒,这啥鬼玩意啊?这真的是佛经?这不是发的小广告?

妈蛋!毗坦妈蛋!盗版妈蛋!这鬼经妈蛋!

他以为他自己是必须得坠出祈佛台了,这样的鬼玩意,能生出佛力吗?就算是割了他另一个蛋他也不相信!

可偏生地,他屁股下边“嘎嘎嘎嘎”的祈佛台子,不但没有再裂开了,反而还开始修复聚集成了原样。

雷动目瞪口呆着,周围的十七个罗汉种望[dǐng][diǎn]着雷动也有些诧异,在他们的念想里,雷动应该早就被摔出祈佛台了才对。

“哐当——”

一声重响,应该是祈佛台终于要冲出大窟窿,进入到第一层天之外了。

“啊!”“啊!”“啊!”……

十几声尖叫猛地响起,因为在最后一下颠簸的时候,祈佛台不仅在极为诡异且疾速地旋转着,而且,绝大多数人身下的台子,还像弹簧一样对他们的屁股发动了攻击。

十三四个人像毽子一般被弹到了空中,那些“啊”声,便是从他们的口中发出。

他们面色苍白,以为自己被清理出局要掉下三万丈的大地了,但马上他们的屁股又一紧,他们才发现,自己又坐回了祈佛台,只是位子,却已不再是原来的位子。

原来在正式进入天第一层之时,祈佛台顺便对大家的佛力进行了一次界定,并改变了大家的位置。

这样一来,排位变得靠前的人,便脸露欣喜,心想祈佛台是不会骗人的,原来自己的佛力竟是比前方的人要高,而那些排位变得靠后的,也没有多大的不愉快,因为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是要被摔出去的,却没想到只是虚惊一场。

当然,这里边绝大多数的人,排位都是后退了的,因为在第十八号祈佛台上,杀出了一匹大黑马,那匹黑马,从第十八号,一下子杀到了第二号。

没错,这匹黑马正是雷动,其他人胸口的叶子,都是隐约的“缘”字形状,而他胸内的叶子,却是正儿八经香格里拉时代遗留下来的【心缘之叶】,也许在这个世界上,这种叶子便只剩下他这唯一的一片了。

其他人修炼出来的沟通佛缘的能力,跟他的【心缘之叶】比起来,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,盗版货碰到了正版品。

而且,在心缘之叶的激发下,雷动还翻到了天衍之中的毗坦真经,毗坦佛可是在万界之外,自开一界的狠人啦,他的毗坦血契、轮回咒、割头刑,更是被世人广为流传,称为毗坦三宝。

一般的和尚,根本沟通不了毗坦的佛缘,因为他佛缘的第一条,便是不能剃成光头,也只有雷动这样的早上还撸过一回的长发和尚,才能入得了他的佛门,结得了他的佛缘。

毗坦佛这样的狠角色,纵使是和众佛王在一起,也要冲上去争个第一的,雷动一念他的经,他的显相,便自然要助雷动冲到前面去,兴许这一次的排位变化,便是毗坦之力在捣鬼。

所以,雷动不难没有被摔出去,反而佛力直线上升,直指灵智。

虚惊一场的罗汉种们,首先疑惑的,便是自己一行十八个人,怎么没一个被摔出去?

只有雷动才知道,在大家被震飞而起的时候,他胸内的【心缘之叶】亮了一下,将大家的那个虚幻的“缘”叶,串连到了一起,应该就是这种力量,才会将本该摔出去的几个,又拉了回来。至于【心缘之叶】为什么要将这些“缘”联结到一起,那他就不知道了。

然后,罗汉种们的第二个疑惑便是,难道那个半路上“捡”来的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家伙,还没被摔出去?

然后他们的第三、第四和第五个疑惑紧接着而来,那家伙,怎么坐在靠灵智师兄最近的二号祈佛台上?他身后那蓄着长头发的“魔鬼”是谁?十七位金光灿灿的佛相显圣,这邋里邋遢的爆炸头魔鬼,怎么敢出现在这里?

毗坦在正规寺庙里,就是一个不可信的传説,所以庙中子弟对毗坦佛了解甚少,这些罗汉种们又怎能联想到,他们眼中的“邋遢魔鬼”,就是独开一界的毗坦佛!

就在大家百般疑惑之时,天第二层的空间内猛地一下摇颤。

“轰——轰——……”“嗞——嗞——……”

一阵炸雷声响,将众人的注意力,从雷动的身上,转移到天第二层的天dǐng上。

只见这第二层天的天穹三万丈处,也现出了一张天,众人仰天惊赞,玄渊雷池的杀力果真是惊人,不仅在一瞬间便杀天三万丈,洞开了第一层天,还在到达第二层后,再杀上三万丈,逼出第二层天,而且,看那气势,第二层天,説不定也要被它杀破!

此刻的惊天爆响声,正是因玄渊雷池的雷电,与天上溢出的雷电,碰撞厮杀而发出。

玄渊雷池的雷电,占满了东边半个苍穹,从地面上卟噜噜往上冒的巨大雷球,便是全都融入它的范围内,这种雷电,金色之中暗含着一丝银灰色,显得野性十足。

和雷动在玄渊秘境中所看到的一样,这方天空中的雷脉多种多样,几十丈、几百丈、几千丈、甚至几万丈的都有,密密集集的,甚是壮阔。因为它们是属于不受天道控制的一方,所以又常被人称为【野雷】;

天一方的雷电,占满了西边半个苍穹,这些雷电,是从天内滋生出来的,相对比较薄地贴挂在天上,颜色更为金灿纯净,显得也更为柔和。它们是天道设置的,控制天地的一种劫难,谁要触犯天道,谁就要遭受这种雷电轰杀的劫难,所以常被人称为【劫雷】。

两种雷电相交的中间地带,便是雷电绞杀的核心战场,几十上百束雷脉在中间碰撞拼杀那还是极平常的,如果是两种雷电整体拼杀,那就要撞得整个第二层天摇颤不已,似欲坍塌。

整体的碰撞是这样的:碰撞一开始,两个阵营最外围的天雷,便会如潮汐一般,朝着中部汹涌,等到紧缩到中部时,便会凝成两片朝前奔涌的巨大雷海,两个阵营的碰撞,便像是迎头猛冲的两片大海的碰撞,那种猛撞,骇人到极致,不仅天地会一阵颤动,碰撞的最中间,还能形成吸尽一切的,看一眼都让人胆战心惊的黑洞。

野雷与劫雷的战斗,虽是精彩无比令人忍不住观看,但毕竟它们之间的战斗,跟雷动等人没有太大的关系,他们都只是借着这两个阵营的厮杀时机,来这天第二层寻宝的一群人而已。

野雷与雷劫的战斗,随时都有可能终结,而两者战斗终结之时,便也是大家结束寻宝,立马逃回大地之刻。

“赶快抓紧时间,跳下佛台,寻找天元圣果和高手遗物!”

灵智一声喊,虽然他对雷动突然到了自己的后面也是诧异无比,但是,这事跟采天元圣果和寻高手遗物比起来,根本就微不足道,所以此刻,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时间来关心这事情。

其他的罗汉种们,一听到灵智的命令,便立马跳出祈佛台,落到天上开始朝前搜寻,他们此刻得到的,到回到地面后,便全都会转化为超级好处。

只有雷动,在跳下祈佛台前,深深地望了那三万丈之上的天一眼。

説实话,面对着这二层天的天元圣果和陨落在这里的高手的遗物,没有人不贪心的,但雷动心灵深处的另外一个声音,却是在牵引着他,要他做更为重要的事。

他是一个穿行者,一个天生的穿行者,他和灵智这些人的穿越天的目的不同,灵智等人穿越到这一层后,拾到了足够多的宝贝,便是要打道回府,回到白云寺去换取适合自己的东西的,而他雷动,虽然也想要这些宝贝,但他更想要的,却是到那第二层天的外面看一看。

没错,他想要到那第二层的天外去看一看,如果第二层天之上,还被他发现了第三层天,那他也同样想到第三层天外去看看。

这便是一个穿行者的本性——穿越那天,不是为了沿途的宝贝,而是本性地想要,【将那天看一个透】!

而雷动的想法,又何尝不是所有生命的想法?所有的生命,都总是向往自由的,当大家抬头看天的时候,不是要看天有多高有多远,而是体内的一种本能,想要突破那天的束缚,到更广阔的天外去。

【将那天看个透】!——因为这句话,我要求打赏!

荆门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
脑积水
成都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